logo
head-banner

【医者的文】九寨探水

2016-07-31 22:57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吕磊(杭州市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 浏览量: 1538

  网名:沧桑岁月

  可能是高原反应,夜里多次醒来,又迷迷糊糊的睡去,早晨起来还感到头痛。为早点儿赶到,早餐是在车里吃的,为三个小馒头(可能是海拔高的缘故,不是很熟,呵呵)。边吃边向这次旅游的主要目的地-九寨沟进发。

  九寨沟以水闻名,一句“九寨归来不看水”令多少人为之颠倒。水是九寨沟的灵魂,一个个高原湖泊如串串美丽的珍珠相连,令人流连忘返。九寨沟为三条沟呈“丫”字型相连,因为沟内散布着九个藏族村寨而得名。60年代时原为林场,仅为砍伐木材,1975年林学家吴中伦教授对九寨沟进行了全面的考察,才提出保护。此后林场搬出,才给后人留下此等美景。

  我们随着人流进入沟口后,乘观光车,先参观树正沟。树正沟因沟内有最大的一个村寨-树正寨得名。沟内景点众多,沿途经过火花海、芦苇滩、盆景滩、犀牛海,火花海是晚霞映照在水面,星星点点如同火花,可惜时机不对,没有看到。大片的芦苇随风摇曳,时有不知名的鸟儿停留,沿河边有一道无芦苇生长的沟,如同玉带蜿蜒前行,盆景滩多种植物间隔生长,有距离又各有各的特点,如同盆景摆放,让人感叹巧夺天工。在树正瀑布我们下了车,看树正海里的水流过一丛丛灌木,从稍高处落下形成瀑布,观水质清洌,听水声潺潺,虽没有银河落九天的气势,却也有小家碧玉般的风采。海子边有几个依水而建的转经桶,随着水流冲击下面叶片,转经桶循环转动,诵经不止。沿水边行走,水面平静如镜,树影倒映水中,时有大树下歪倒在水里,保持这种自然的姿态不知多久,上面长了一层白毛,与景色也是那么和谐。

  沿水边栈道一路行来,真个步步是景。因为沟太长,走得久了也有些累,且担心玩不全,到了下一个站点,就乘观光车到达另一个景点密布的沟-扎如沟。

  我们是先坐车到达沟的远端,再往回走的。原始森林据说是以前林场的边缘,就没有去看。先到了箭竹海,水边长满箭竹,是大熊猫最喜爱的美食。从水边沿栈道向对岸走,远远便听到哗哗的水声,转过几个弯才看到箭竹海瀑布。与树正瀑布相比,箭竹海瀑布落差明显较大,水从数米高落下,连成一片,如同一块宽宽的白缎直铺而下。瀑布的上方不远处,还有稀疏的树林和行道,时有行人经过,产生一种人在瀑布上走的错觉。

  水流往下汇集成箭竹海,再往下就是熊猫海,据说是大熊猫的水吧,以前常有大熊猫出没。但现在人类无限制活动的影响,大熊猫已不见踪迹。水底石头钙华并不均匀,有些呈黄白色,有些呈青色,加上倒下的枯树,把水面分割成一块块斑片状结构,极似熊猫皮毛颜色,故名熊猫海。熊猫海下有暗河,是九寨沟季节水位变化最大的海子,丰水时水流漫过下面的堤坝,形成的熊猫海瀑布是九寨沟四大瀑布之一。我们去时水位较低,瀑布已干涸。原来瀑布遮盖的堤坝由于水流冲刷,沟壑纵横,上面长满青苔,其中一块地方象极了一张狗脸。

  熊猫海往下,是五花海,也叫孔雀海。水面较前缩小,水底石头的钙华更加明显,倒在水里的枯树也更多。水面颜色深浅不一,以绿色、蓝色居多,较熊猫海斑点更密,如同孔雀开屏。水里的树枝表面长满白毛,如同冬天的雾松。

  经过茂密的树从,沿着栈道,来到了珍珠滩。水流冲击着滩上的岩石,水花飞溅,宛如粒粒珍珠,这就是珍珠滩的得名。珍珠簇拥着争相跳入下面的深潭,挂在崖上,形成独特的珍珠滩瀑布。风儿吹过,一绺绺翻卷开来,宛如一匹硕大悬挂的珠帘。据说西游记片尾曲就是在这里拍得。听医院里的一个医生说,二十余年前她小时候来玩过,还可以下到水里玩儿,近距离亲水。现在游人太多,为保护生态,是不可能有这种享受了。

  离开珍珠滩,沿着曲曲折折的山路赶到下一个停车点。时间有限,美景当前,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中午,还有一条沟没去呢。上了车,转道丫字形交叉处,往则查洼沟的尽头―长海而去。一路经过上季节海、下季节海,可能由于季节关系,两海水量不多,有些地方已经见底,丝毫没有海子的感觉,或许水量充沛时景色又是不同吧!

  到了长海,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水面,碧绿无边,蜿蜒伸向远处的山坳。长海是九寨沟第一大海,但因形状狭长,我们只能看到其中的一部分。山峦倒映在水中,天空云雾弥漫,水天一色,再远处是终年不化的雪山。靠近海边的一棵杉树长的极有特色,树干笔直挺立,头顶的枝叶不知是枯死还是天生秃顶,没有树叶,配上不多的几个树枝,显得十分简练,苍劲有力。

  依依不舍的离开长海,赶往五彩池。一路不时看到一从从金黄的树叶,不知名的植物品种繁多,随处可见。据说,到十月底,树叶变黄、变红,满山五彩斑澜,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可惜我们等不到了。走着走着,突然,一片碧蓝的水面透过树丛跳入眼帘。近了看,池水不是很深,水面也不太大,清澈见底,湛蓝为主,间有绿色、黄色,深浅不一,称之五彩亦不为过。

  回来的路上,听导游说起九寨沟的历史与现在,不由的又有一番感触。藏族聚居地由于非常缺水,把一些湖泊称之为海子,即海的儿子,认为是上天的恩赐,不可损坏。当年九寨沟原始森林作为两个林场的一部分,由于山路崎岖,伐下的木头运下山去非常不便。便有些脑瓜灵活的汉人想,如果把九寨沟里的海子相连的上下部分用炸药炸开,形成一条通道,木头顺流而下,该是多么方便。可这一想法遭到当地藏民的强烈抵制,靠着他们坚定的信仰,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与汉人斗争。最终通道没有炸成,而九寨沟一个个独具特色的海子才得以保留,我们才能看到现在的美景。可见, 人类有时自以为是的聪明,在淳朴的自然和信仰面前却是如此的可笑;没有信仰、唯利是图的民族是多么短视、可怕和有破坏力。难怪有人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1053668316.jpg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