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医者的文】脚跟裂了,想起老爸

2016-07-31 22:57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吕磊(杭州市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 浏览量: 2291

  网名:沧桑岁月

  这几日可能是秋燥,抑或是天气转冷,右脚后跟老茧厚实处出现开裂,隐隐作痛。不动时还好,走路时压迫疼痛更甚,像小刀子割开,钝痛与锐痛反复交错。因为怕痛,走路时右脚尖承重,抻得腿肚子肌肉难受,走起来又有些跛行。任我是心态平和、波澜不惊之人,也有些小烦恼。

  不自觉就想起老爸,往事徐徐而来。在我们小时候,老爸也像我这般年纪,甚或更年轻时,也有秋冬季裂脚的毛病。想来长期田间劳作,经常赤脚,生活负担又重,老茧比我不知厚上几倍,干裂的更加厉害。双脚底不规则密布许多沟壑,干硬粗糙,好像黄土高原水土流失地质变化形成的深沟。沟底暴露出失去保护的淡红色新鲜伤口,常有出血。

  每年这个季节,老爸老妈就让我们去刮椿胶粘脚。椿胶是椿树裂口流出的汁液,淡黄色半透明状,很粘。椿树是老家的一种落叶荞木,有香椿和臭椿之分,香椿的嫩芽可以做菜,味道鲜美。家里的多是臭椿,叶子散发一种特有的臭味。椿树长势快,较直。小时候我们常唱着民谣:椿树椿树王,你长我也长,我长大了穿衣裳,你长大了好做梁。晚上睡觉前双手抱着院子里的椿树连转三圈,边转边唱民谣,据大人们讲,这样就会像椿树一样长得既高又壮。

  我们拿着小碗和小刀子,顶着寒风,用刀子把椿胶刮下来,小碗接着,这时因为天冷,椿胶也比较干硬。积到一定量后拿回家,放在火上烤,就把椿胶碎片融化、凝结成一大块。用时拿出一块,用火烤化,滴在脚跟的裂口上,再对合起来,干后就粘上了。

  当然,这种粘合是暂时的,很快又会再裂开。每年都会发作,老爸苦不堪言。直到有一年记得我们读大学时,老妈说今年没裂,用土办法治好了。什么土办法?冬天用塑料布包脚,估计水分流失少了,就不裂了,当然脚臭可能会更厉害些。老妈说得很轻松、自得,但听来还是有些心酸、苦涩。

  再后来,也不裂了,说是冬天穿了双好皮鞋,很保暖。我想也有可能是我们都大了,老爸负担轻了。

  只不过有一条短短浅浅的裂口,就搞得我如此狼狈。想当年老爸的脚底惨不忍睹,却能安之若素、谈笑风生,尝试各种土办法,留给我们的始终是向上、温情和坦然面对苦难的态度,让我们没心没肺的也不觉得痛,不知老爸已承受不能忍之忍。

  给老爸打了电话,还在田里劳作没有回来,老妈接的。知道后笑言一句:怪像你爹。欣慰的是老爸这几年也不再裂脚。我不可能用椿胶粘,太臭了影响别人,而且也找不到,塑料薄膜包脚也不现实。随它去吧!想来总会好的,给我个机会体会下老爸当年的痛苦,刺激下日渐麻木的神经,也并非坏事。

1053668316.jpg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