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医路人生】俞瑾教授:明经擢秀“铁娘子” 德爱礼智济苍生

2016-07-08 13:03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李昂 浏览量: 1157

专家简介:

1955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级名老中医,国际妇科学术权威,被誉为“世界外婆”。从事生殖内分泌学、中西医结合妇产科学的医教研工作近50年,连续7年主办全国专业学习班,对妇女从幼年期到青春期、生育期、围绝经期和老年期的妇科病进行中西医结合的临床和试验研究,疗效显著,观点创新,研究项目共获上海市及部级科技奖17次。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及重要杂志发表论文130余篇,获论文奖9篇,在中国大陆及台湾、美国、法国、德国等出版专著26部。                    

——记红房子医院妇产科俞瑾教授

这是一位不可思议的女人:她开创了中西医融合治疗多囊卵巢综合征(PCOS)的先河,不仅提出PCOS病机主要在人体生命网络中神经-生殖内分泌-代谢网络失调的论据,还提出了雄激素过高是PCOS患者生命网络中主干失控的病三角现象,并按患者的临床表现、家族史和实验室测定,提出了PCOS患者的高雄激素主干如遇上有高血压、糖尿病家族史的遗传“土壤”就易出现高雄激素、高胰岛素现象,获得了治疗前后的临床表现和实验数据相结合的依据,验证和确立了将PCOS分成POCS2大型和4小型(PCOSⅠa、PCOSⅠb、PCOSⅡa、PCOSⅡb),根据此方案组成了中药复方坤泰Ⅰ、Ⅱ号方组加减,必要时结合适量、短期的不同激素治疗,经多年反复观察、总结,2007年报道了对克罗米芬无反应的PCOS患者进行中西医融合治疗后,排卵率达91.9%,妊娠率达75.6%的效果,居国内外领先地位。

据说,她是上天派下来专门做妇女健康的卫士,所以她的一生都是在围绕着这件事生活着。

据说,她是全国女性健康方面做得最好的专家。在妇产医学方面,是一匹战无不胜的骏马。

她,被人亲切的誉为“世界外婆”。

她,己过耄耋之年,并在女性健康方面工作了60年,人们认为她骨子里的奉献精神,必会终身忙碌于此。她毕竟是我们心中“德近佛,才近仙”的俞瑾教授。

精益求精,不断探索――勤奋创造未来

了解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企图用单一的色彩或仅仅从一个方面描绘她是不能成功的,因为她的身上有着太多的光芒。在患者的眼中,她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者、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在学生的眼中,她是一位品德高尚、知识渊博的专家学者。在同事的眼中,她是一位有魄力有责任心的可靠朋友。

采访她,要比了解她容易很多。这并不是约见她简单,要知道有多少病人在等着她。但是她一旦抽出时间来见你,就让你感到她出人意料的和蔼及坦然。初见俞瑾教授,她虽己年过80,岁月依然眷顾着她,让她的相貌依然动人。她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一看到它,就有一种莫名的亲近。脸上总是挂着会心的微笑,她那微微卷曲的短发,显得极其干练。在她的身上能看到许多传统东西,例如服饰、性格。虽然有时候看来遵循古训,但骤然间表现出来的是却是很多现代思想,这或许和她一直从事的中西医结合事业有着极大的关系,她一直勤求古训不拘于古,洋为中用中西相融。

听她谈话时,首先要记得她不是一位有着一般命运和身世的普通女人。她的父亲是苏州儿科学的开创者,自小从医,先学中医,后来去国外学习西医,学成后归来祖国。他为人很正直,日本人来的时候找他做局长,他拒绝了,带着家人逃到上海,后来辗转回到苏州为病人看病奔走。解放前,家中亲戚也为他准备好机票希望他带家去台湾,他拒绝了。他说:我为什么要走?这里的患者需要我。父亲每天晚上都要学到12点,看很多书、很多杂志,针对病人的问题,将很多书中的知识使用到实践中去。母亲是一个非常开朗而慈祥的人,她是位助产士,解放后,医院要培训她为医生,她不,要回来做护士,后任护理部主任,她非常聪明,工作中创造了很多东西。所以在这个家庭里面他们要求俞瑾的是读好书,为国家争气。那时候她虽然年幼,也不明白得为国家做什么,为人民做什么。就是知道要为国家争气,要做一名好医生。俞瑾就是在这种“学习医学,献身国家”的氛围中成长起来的。

俞瑾,1955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医学系本科,1958年响应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号召西医学中医,在学期间,她经常埋头于中医学经典著作,阅读了大量文献,并细致、扎实地学习各位老中医的临床经验。天下难事,必作于晚,天下大事,必作于细,俞瑾在学期间有个特点——做详细的笔记,还经常向老师和同事们请教,然后做细致的记录、整理,任何的小事她都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大家都知道她的这个特点,经常借她的笔记传阅。1961年她以优异的成绩结业于上海第二届中医研究班。毕业后便一直留在红房子医院。时光飞逝,转眼间,俞瑾己从一个懵懂的年轻女医师,成为国际妇产科的权威;从一个认真学习的学生,成为一位赫赫有名、博学的妇产科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一个诺大的中西医学科的小小医务工作者,成为中国中西结合学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她己在这里勤勤勉勉耕耘了60年。在这里的每一天,她从未因为任何个人原因耽误过诊治任何一个病人。在这里的每一天,她都不留余力的把自己投入到自己神圣的工作中去。一张张开心、感激的笑脸,是她精诚奉献在这里每一天的动力。在这里的每一天,她都是早来晚走,兢兢业业,即使是节假日,她也总要到病房巡视。她从来没有过自己的时间,只要患者需要,都是随叫随到。对此,她从无怨言。她经常说:精诚奉献,德莫大焉;生命相托,信莫大焉。

心系妇儿,勇于担当——给予生命希望

   上世纪70年代,样板戏《海港》剧团一位女钢琴家得了卵巢内膜样囊肿,两个瘤子各有15公分大小,因丈夫是独生子,所以拒绝手术切掉卵巢。后经介绍找到俞瑾教授处用中药治疗,治疗三个月后,囊肿缩小了一半,第四个月就怀孕了,生了一个儿子,男孩27岁便成为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教授,并许多次举行世界巡回演出,他经常对人说:“我在中国有个外婆,没有外婆就没有我。”他就是当今古典音乐界与马友友、王健并称世界三大华人演奏家之一的秦立巍。2003年底,俞瑾教授亲自为这个“外孙”主持了婚礼。

俞瑾教授家中有几个大盒子,装满了世界各地寄来的婴儿照片,每张照片后都写着同一句话 ——“俞教授,是您为我家带来了欢笑,让孩子叫你一声外婆吧”。

俞瑾教授行医60年,治愈的妇科疑难病患者已超万人,更为全世界数千户不孕家庭带去了生机与欢笑,她因此获得了“世界外婆”美誉。

  记者:很多人亲切的称呼您为“世界外婆”,您对这个称呼怎么看?

   俞瑾:我很喜欢这个称呼,因为这是人民对我的承认,我从事妇产行业60年,有些病人是从国外来的,比如欧洲、美洲、亚洲其他国家、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也有从西非跑到上海来看,她们都是为了不孕而来的,也有做过试管婴儿的,在我这里看了以后一般都怀孕了,她们在看了以后说你真是为了我们世界上的女人做了不少事;我就问你怎么晓得从美国找到这里来?她说你不知道嘛,你在我们美国很有名的,你是我们的“世界外婆”,我们都这么称呼您。当时病人不是一个个进来的,周围围着好多病人,她们就说以前我们称你为送子观音,以后我们就叫你世界外婆了,所以就这么说起来了。有一个病人从北京给我送来一个“世界外婆”的匾挂在家里。我自己虽然获得过不少奖项,国家奖、部里、省里、市里的,我觉得病人的这个奖是分量最重的,既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医生就是要会看病,也是对我最大的督促,因为还有一些病人我还没给她看好,还有更多妇女有病或处在亚健康状态。

   胸怀大爱,一视同仁——播撒爱的种子

   俞瑾教授一直说:虽然很多人能找到我,得到了治疗,但是我知道,还有很多病人是没有机会来找到我的,我看的病人也有限,这也是我非常遗憾的事情。我行医60年,诊治的不孕或月经不调病人占2/3 以上,许多病人都已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她们的痛苦也揪着我的心,我拼命地学习和研究实践,是想把多年的认识和经验报答大家,为社会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开展对妇科疑难病的实践、研究和创新的目的,是为了和大家一起去攻克这些将影响妇女半辈子以上的疾病…… 

   1998年退休后,俞瑾教授继续她临床、实验工作的反复提高和验证,2003年在国内外第一次发表了她的女性生命网络调控学说,并以此指导临床疾病的中西医融合诊断、分型和治疗方案,取得了明显高于单纯中医和西医治疗的效果,受到国内外生殖医学界的推崇。上世纪末,俞瑾教授曾两次被指定为国际妇科生殖内分泌学大会合和国际产科疑难症妊高症大会主席。一直没个停,为了解决患者找她困难的问题,终于在2007年俞瑾教授给了广大女性朋友了一份大礼——名老中医俞瑾工作室在上海市泰坤堂中医院成立了,2012年市卫生局在红房子医院成立市名老中医俞瑾经验研究工作室,2015年国家中医药局又成立俞瑾全国名老中医经验传承工作室。在俞瑾教授指导下,工作室和课题组不断集中力量开展以调控女性生命网络学说为主导、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多囊卵巢综合症、卵巢功能低下和复杂性不孕、不育等等的临床和基础研究工作及相关诊疗规范的培训推广。

   作为妇产学科铺路人,俞瑾教授挚着于生殖内分泌学和中西医结合妇科的医、教、研工作六十年,始终坚持高质量的临床和实验研究相结合,1983-2003年除上海市领先专业中西医结合妇科重点学科外,另获补肾药对多囊卵巢小鼠性腺轴的作用研究、针刺促排卵对中枢分子生物学研究、更年春对更年期综合征的临床和实验研究、天癸方治疗多囊卵巢综合症高雄激素高胰岛素无排卵症的机理研究、维生素K3穴位注射治疗原发性痛经的多国多中心研究等市、部级以上课题24项(包括美国NIH课题1项),获国家级、市、部级奖18次;1987年获医学论坛年度医师奖。在国内、外核心杂志发表论文200余篇(2000年一文为中国第一篇中西医结合文章在美国影响因子4.96杂志刊登),出版著作39本:在国内和美国、德国、法国专著9本,国内、外主编和编写专著30本;2002年和2009年相继在德国出版中西医结合教育录像带一套和碟片一个。

   寓教于严,挑李天下—— 延续妇产香火

   我们还了解到,在俞瑾教授高速运转的每天中,除却分秒必争的救治病人,读中医和西医著作和文献、学习新知识,教学也是她工作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临床经验很重要,但作为医生同样需要时刻掌握自己领域的前沿动态,这样才能获得真正的进步。”这也是她时常对学生的教育之语。她喜欢教学,而且往往要求比较严格,描述起自己的临床教学时,俞瑾教授毫不掩饰自己的严师形象,她把带研究生视作是在为未来医学培养精品,每次交谈时,她都会针对每一个工作和学术问题的情况向下级医生或学生们提问,起初大家都颇为紧张,但生活上她对学生又很关怀,学生们也慢慢理解了她的“把铁炼成钢”心情和求实教学风格,哪怕受到严厉的批评也深知她“为学生好,为病人好”的处事风格,现在不少学生在国内外已很有成就,但是这段和老师的“重要艰难岁月”,让他们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感到了毕生难忘的“极大受益”。2000年前共培养硕士生国内7名、国外1名,博士生5名,博士后国内、外各一名;2000年后,在院外培养博士生国外1名,国内2名,硕士生2名;所有研究生都为其课题做出优秀工作。

拨云寻意医道学,倚树听韵流泉,当我们拭去历史尘埃,将目光停驻在医学这方净土。这位在妇产医学领域中不断前行的智者唤起了我们对医学那些年代的记忆,无数次的诊治患者,无数次的深夜读书、科研,无数次的昼夜执笔,她将毕生的心血都倾注在妇产这方热土,兀兀穷年,仍旧痴心未改。短短数千字,岂能了解她的万千之一?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