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正确使用医用合成材料修复盆底结构功能障碍

2012-05-09 11:22 来源: 罗新 作者: 罗新 浏览量: 2874

【摘要】         下载阅读《正确使用医用合成材料修复盆底结构功能障碍》全文
 
  医用合成材料在妇产科领域里的应用改变了盆底修复手术的传统观念,除尿道中段悬吊术(TVT/TOT等)外,近年来prolift网片对盆底三腔室的手术修复兴起,其全新理念成为不同于任何其它术式,是践行盆底解剖结构整体理论的划时代手术方法。随着该类手术在中国大地的应用和发展,本文就目前用于妇科盆底手术的医用合成材料主要类型、特性、适应证、禁忌证及其临床应用现况进行分析介绍。以与同道共同理论其正确使用之原则。

【关键词】 医用合成材料,网片,盆底重建,盆底结构功能障碍

   医用合成材料最初应用于外科腹股沟疝修补手术,其临床效果已得到公认。在妇科盆底重建术中的应用则起步较晚,最早报道的见于1996年[1] 。传统的盆腔重建方式多为将薄弱的组织折叠缝合加固,或就近转移移植建康的组织加强松弛薄弱的组织结构,但对于中重度的盆底结构功能障碍(pelvic floor disfungction,PFD)所致的盆腔器官脱垂(pelvic organs prolapse,POP)或盆底松弛(pelvic floor relaxation ,PFR)则难以建立一个强健稳固的盆底以恢复正常解剖结构及功能,有时还进一步损伤了盆底的解剖结构。传统手术治疗中重度POP/PFR复发率近达29%[2]。医用合成材料在盆底重建外科领域中的应用,在于它能替代盆底薄弱的组织结构,固定缺陷部位的支持组织,支撑增生组织的力学构架,加强缺陷组织的承张力度。近年来,随着医用合成材料逐渐应用于女性PFD的重建修复,在临床工作中如何正确使用这一新型合成材料?它的并发症及远期疗效如何?着实需要进一步探讨。

1. 医用合成材料的类型及特点

  究竟应该使用何种合成材料行盆底重建,至今尚无定论。理想的盆底重建材料应具有以下特性[3]:①化学和物理性状惰性;②非致癌性;③非免疫源性;④机械力学承张性;⑤宿主修饰缩变性小;⑥价格低廉;⑦抗感染性良好;⑧抗褶皱伸展性好;⑨易型变弯曲有弹性⑩适合解剖形状和图形。合成材料具有性质稳定,坚固,应用方便等优点,可分为可吸收、不可吸收两种。可吸收合成材料通过刺激机体结缔组织增生形成瘢痕加固薄弱部位,本身1~3个月逐渐被溶解吸收。其特点是很少发生侵蚀,多不引起排斥,但由于可吸收材料在瘢痕组织形成前被降解吸收,术后1~3个月内其拉伸强度迅速下降,使其应用受到一定限制。目前在临床使用的主要有聚羟基乙酸和聚乳酸羟基乙酸两种可吸收网片,其商品名分别为 Dexon和 Vicyle网。不可吸收材料在修补材料中所占比重较大,其通过刺激结缔组织增生、加固局部薄弱组织为盆底提供支撑,重建恢复盆底解剖结构。目前使用的材料主要有Marlex 聚丙稀网片、Mersilene聚乙烯对苯二酸酯网片和Gore-Tex聚四氯乙烯网片等。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网孔大小是决定网片组织相容性、抗感染性能及缩变(shrink)程度的关键因素[4,5]。大网孔可使网片更柔软,易于折弯,使用操作方便。网片植入机体后,大网孔可允许成纤维细胞、新生毛细血管穿过长入,易包绕网丝与机体组织达到良好的融合;另外,中性粒细胞、巨噬细胞能穿过大网孔,吞噬消灭残留于网丝间的细菌,从而起到预防感染的作用。网孔过小,结缔组织不能穿过网孔,而在网片表面形成“纤维桥”,瘢痕组织在机化过程中收缩,引起网片缩变。根据编织网孔的大小,合成不可吸收网片可分为4型:I型为大孔型,孔径>75 μm,包括Prolene、Gynemesh、TVT吊带及SPARC采用的材质等;II型为小孔型,孔径<10 μm,包括Gore-Tex;III型为由成束的微纤编织而成,其间隙较小,表面积大,包括Parietex、IVS、Uratape及Surgipro采用的材质和Mersilene等;IV型为极微孔型,孔径<1 μm,其表面涂有生物活性物质。III型材料在临床的应用已渐减少,IV型网片极少用于妇科盆腔重建。从材质上来看,聚偏二氟乙烯(Polyvinylidene fluoride,PVDF)是比聚丙烯理化性质更稳定的合成材料,因材质中含有两价的氟元素,在体内可保持其持久的惰性和较强的张力,机体耐受性佳,抗缩变性能好,在疝修补外科已得到广泛应用,并取得良好的疗效[6]。盆腔器官脱垂作为一种特殊的“疝”,使用PVDF材质的网片行修补重建已有零星报导,有望进一步推广。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