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重磅!美国首例移植子宫接受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新生儿成功分娩

2018-01-18 18:52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中国妇产科网 浏览量: 1592

成为母亲,是每个女性的必经之路,让生命延续是每个人都可以选择的权利,但有这样一部分女性,因为子宫先天缺陷或者因为后天疾病不得不摘除子宫,这不仅摘除了一个器官,更是一并摘除了她们成为母亲的希望,除了合法收养或寻找代孕,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但随着医学科技的不断发展,子宫移植技术的逐渐成熟,为这些女性带来了新的希望。

美妙时刻!美国首例“子宫移植”女性成功分娩

近日,美国贝勒大学医学中心正式宣布,美国一名接受子宫移植手术的女性上月在该中心成功产子,这名新生儿是美国第一个在移植子宫内孕育出生的宝宝。

图片1.png

新生儿和母亲的第一次见面(图片来源于网络)

尽管这并不是世界上首例移植子宫成功产子,但他的出生对于世界来说仍是一项重要的“里程碑”。作为美国首例先天子宫因素绝对不孕症患者成功生产的案例,这标志着子宫移植临床经验的成熟,也为无数因为子宫问题无法生育的女性带来新的希望。

本次手术首席负责人,Giuliano Testa在一份声明中说道:“对那些曾被告知永远无法怀上自己孩子的母亲来说,这是一个充满爱和希望的美妙时刻”。

参与临床试验的外科医生也认为“这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重复,更印证了其可复制性,意味着子宫移植技术的成熟和完善”

激动万分!当孩子诞生的那一刻,现场所有人眼噙热泪

到目前为止,美国贝勒大学达拉斯医疗中心仍在持续进行着子宫移植临床试验,目前已有8位女性接受手术,预计初期将有10名受试者参与,美国第一例移植子宫并成功生产的幸运妈妈,就是此次临床试验的第四位受试者。

整个手术过程非常艰辛,倾注了整个团队每一个人的心血,子宫移植手术持续了一天,分为两部分。首先移植团队从供体上摘取子宫,手术时间大约持续了 5 个小时,随后团队将鲜活的子宫移植到受体上,手术同样花费了大约 5 个小时。

 与其他的器官移植不同,首席负责人Testa 并没有让这位接受子宫移植的女性有一个稍长时间的恢复期,而是选择在几个月后就开始受孕,他认为过长时间的等待只能增加受试者更多无谓的免疫排斥反应。由于恢复期较短,足月生产的胎儿对子宫造成的压力也让生产的风险成倍增加,所以医疗团队选择在一个较早的时间采取剖腹产迎接这个意义非凡的新生命降临世界。

 剖腹产的这一天,团队中几乎每一个人都到达了现场,婴儿用洪亮的啼哭声完成了他和这个世界的第一次对话,现场项目的每个参与者都激动到难以自持。“为了这一刻,我们准备了太久太久了”,参与这项临床试验的妇产科医生,同时也是子宫移植手术的外科医生 Liza Johannesson 说到,“当孩子诞生的那一刻,现场所有人眼噙热泪。”

图片2.png

父亲轻抚新生儿(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做过无数场器官移植手术,而这一次真的不一样”,Testa在采访时说道,“我完全低估了子宫移植手术对一名女性的意义,这让我感受到了语言无法形容的东西。”本次实验中的子宫捐献者 Taylor Siler在得知移植了她子宫的女性成功的诞下婴儿时,也激动的流下泪来。

不断探寻,逐渐成熟的技术为更多女性带来曙光

在子宫移植方面,前人一直在做着不断的尝试,世界首例子宫移植手术于2000年在沙特阿拉伯进行,但是3个月后植入的子宫坏死被切除。第二例移植子宫手术于2011年在土耳其进行,孕妇在怀孕6周后流产。

2014年1月13日,瑞典有9名女子已陆续接受亲戚捐赠移植子宫,其中一位妇女移植的子宫来自她母亲的捐赠,9名接受子宫移植的女子情况良好。2014年10月3日,全球首个在“移植子宫”内孕育的婴儿在瑞典出生。

 2015年11月底,中国利用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为一对母女开展了子宫移植手术,子宫在女儿的体内成功成活。

 2016 年 2 月,美国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同样开展了子宫移植临床试验,但移植两周后由于感染造成危及生命的出血,最终不得不将移植的器官摘除,最终试验以失败告终。

图片3.png

加上此次美国贝勒大学成功进行的尝试,世界范围内至少已有16例子宫移植手术,实际上此次试验算得上是对前人的“复制”,但恰恰是这次成功的复制,美国验证了子宫移植并生产的“可复制性”,让子宫移植的广泛开展成为了可能,这项技术的问世和成熟为更多女性带去了希望。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每年的新生儿中约有10万人-12万人是先天性无阴道、无子宫或者其他生殖道发育异常,由子宫性不孕导致的不孕不育患者约占总患者数量的8%,如果子宫移植技术真的在临床广泛开展,那么这部分患者将首先获益,获得重新做母亲的机会。

前路险阻,临床推广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据此次手术的总负责人Testa 估计,整个手术大约需要50万美元,对于一般家庭来说,这无疑是一笔无法承受的高昂费用。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进一步解决。

子宫捐赠需要从活着的供体中取出,捐赠的子宫多数来源于接受者的母亲或姐妹,所以来源局限性较大。与之前的手术不同,此次贝勒大学进行的临床研究供体均为“利他”捐赠者,即捐赠者与接受者既没有关系,互相之间也不认识,而且子宫捐赠者可以死亡,并不要求一定是活体捐赠,所以,如果此次美国的临床试验能够验证“利他”捐赠者的可行性,将会大大增加供体来源。

 另外,子宫移植的受者通常需接受强效免疫抑制药物,对于双方而言都有着巨大风险。子宫移植还会带来排异等一系列风险,还有可能在怀孕期间出现致命并发症等。抗排异药物还会提高癌症、糖尿病等疾病的发病率。巨大的风险可能会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尽管困难重重,但笔者认为,一旦此项技术真的在临床推广,还是会有很多人选择尝试子宫移植,尤其是在中国,受限于传统的伦理问题,领养和代孕实际上在亲权鉴定上会有困难,通过移植子宫,能够让她们拥有生物学和法律意义上的后代,真正圆了部分女性的母亲梦,给予她们一个完整的家庭。

图片4.png

让我们共同期待中国第一例移植子宫的婴儿早日出生,同时也期待这种器官移植与人工生殖技术相结合的产物能够进一步发展,早日在临床广泛开展!

本文中部分内容整理自网络,有删改,感谢原作者。

网站底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