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指南速递 | NCCN宫颈癌临床实践指南(四)

2019-01-17 14:53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中国妇产科网 浏览量: 10620


辅助治疗

根据手术结果和癌症分期,根治性子宫切除术后需要进行辅助治疗。观察适用于IA2,IB1或IIA1期疾病患者,这些患者在根治性子宫切除术后应满足:淋巴结阴性,边缘阴性,各项指标阴性和无宫颈危险因素(Sedlis Criteria)。然而,如果发现病理危险因素,则在根治性子宫切除术后进行辅助治疗。

对于IA2,IB1或IIA1期患者,手术后淋巴结阴性但原发肿瘤较大,间质较深或伴LVSI的患者,推荐使用盆腔EBRT(1类推荐)伴或不伴同步顺铂化疗(化疗2B类推荐)。

随机试验(GOG92)中探究了子宫切除术和盆腔淋巴结切除术后淋巴结阴性的IB期癌患者继续辅助盆腔放射治疗的疗效。参与此研究的患者被界定为“中度”风险,且至少有以下2个危险因素(通常称为“Sedlis标准”):1)超过三分之一的基质侵袭;2)毛细血管淋巴空间受累;3)宫颈肿瘤直径超过4厘米。排除淋巴结阳性或手术切缘阳性的患者。随访2年时,辅助放疗的无复发率为88%,无辅助治疗组为79%。经过长期随访(12年),结果证实辅助盆腔放射治疗可延长无症状生存期;总生存率显著提高(P=0.07)。目前正在进行的国际III期随机试验(GOG263,NCT01101451)中评估联合顺铂/放射治疗在中度风险疾病患者中的作用。

潜在的复发重要风险因素可能不限于“Sedlis标准”(即,>1/3的基质侵袭,LVSI,肿瘤大小)。还需要考虑的其他风险因素包括肿瘤组织学(例如,腺癌成分)和手术边缘阳性或疑似阳性。最近一项含2058名患者的队列研究确定了一个“四因素模型”的中间风险因素,可预测IB期至IIA期宫颈癌的复发情况。预测危险因素包括肿瘤大小≥3cm,子宫颈外1/3侵犯基质,LVSI和腺癌或腺鳞癌组织学。任何2个因素的存在都会增加复发的风险。

对于盆腔淋巴结阳性,手术切缘阳性和/或宫旁组织阳性的患者,建议术后盆腔EBRT同时使用含顺铂的化疗,伴或不伴阴道近距离放疗(1类推荐)。这些患者被界定为“高风险”(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辅助治疗)。阴道近距离放射治疗可能对阴道粘膜边缘阳性的患者有治疗效果。辅助性同步放化疗可显着提高接受根治性子宫切除术和盆腔淋巴结切除术的高风险早期患者(骨盆淋巴结阳性,宫旁延长和/或阳性边缘)的总体生存率。组间试验0107/GOG109表明,在手术中发现淋巴结阳性,边缘阳性和/或宫旁受累的IA2,IB或IIA期患者中,顺铂和5-FU辅助盆腔放疗的治疗效果显著。最近的一项研究重新评估了国家癌症数据库中基于人群的队列(n=3053)中GOG109的这些结果,证实了辅助放化疗有益于提高生存率,但表明这种获益在淋巴结阳性患者中更显著。根据初始手术的结果,可以建议影像学检查以确定是否存在远处转移。对于远处转移阳性的患者,应按照指示考虑可疑区域的活检(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辅助治疗)。对于无远处转移的患者,推荐的治疗方法是扩展放射野的EBRT(包括盆腔和腹主动脉旁淋巴结阳性),同时进行基于顺铂的化疗伴或不伴近距离放射治疗。对于远处转移的患者,推荐的治疗方法是全身化疗伴或不伴个体化EBRT(参见NCCN指南中转移性癌症的化疗方案)。

尽管术后新辅助化疗已用于无法进行放射治疗的区域,但数据显示,与单纯手术相比,早期宫颈癌或局部晚期宫颈癌的生存率没有改善。一项针对IB1至IIA期宫颈癌患者的荟萃分析表明,新辅助化疗可能通过减少肿瘤大小和转移来减少对辅助放疗的需求,但无总体生存获益。然而,另一项荟萃分析表明对新辅助化疗的反应是无进展生存期和总体生存率的重要预后因素。除临床试验之外,专家组不建议使用新辅助化疗。

监测

专家小组同意妇科肿瘤学会关于治疗后监测的推荐意见。推荐的监测基于患者的复发风险和个人选择。建议前2年每3至6个月,3至5年每6至12个月,随后每年进行病史评估和体格检查(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监测)。低风险患者(例如,每6个月)相比,高风险患者应该更频繁地评估(前2年每3个月)。

每年的宫颈/阴道细胞学检查被认为是筛查下生殖道异常的指标(例如,对于那些有保留生育能力的患者)。一些临床医生建议严格的细胞学随访是不合理的,因为有研究表明子宫颈抹片检查没有检测到I期或II期宫颈癌患者无症状复发的情况。应注意到这些患者与一般筛查人群之间存在固有差异,专家组不建议监测低度鳞状发育不良,但建议患者随访该领域的专家。重点随访临床评估和怀疑的内容,因为单独使用宫颈和阴道细胞学,宫颈复发的检出率很低。

对于I期患者,随访影像学检查应基于症状和对复发/转移性疾病的怀疑程度,例如体检异常结果或新的盆腔,腹部或肺部症状。如果保留生育能力,应在手术后2至3年每6个月考虑盆腔MRI。如果怀疑转移,可以考虑PET/CT。对于II期或以上患者,治疗后3至6个月内,PET/CT(首选)或CT,也可选骨盆MRI。其他影像学检查应基于症状和复发/转移征象。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成像原理详细介绍了监测成像的具体适应症和推荐意见。

可基于临床症状,选择其他检查,如半年CBC,血尿素氮和血清肌酐测定,(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监测)。持续性或复发性患者需根据临床指征进行额外的影像学检查,或手术探查评估有无复发(见下一节)。

推荐对患者进行肿瘤复发症状的相关教育(例如,阴道分泌物;体重减轻;厌食症;疼痛;骨盆,臀部,背部或腿部;持续咳嗽)。还应就患者的健康生活方式,肥胖,营养,运动,性健康以及潜在的长期和晚期治疗效果向患者提供咨询。应鼓励患者戒烟和禁欲。

接受放射治疗的患者可能会出现阴道狭窄和干燥,应接受有关性健康和阴道健康的教育。健康教育者应应告知患者定期阴道性交和/或阴道扩张器的使用以及阴道保湿剂/润滑剂(如雌激素霜)的使用。有证据表明,阴道扩张器可用于预防或治疗阴道狭窄。扩张器使用可在放射治疗完成后2至4周开始,并可无限期进行。

宫颈癌幸存者有患第二种癌症的危险。数据表明,接受骨盆癌放疗的患者有发生放疗诱发的第二种癌症的风险,特别是在靠近宫颈管的辐射部位(例如,结肠、直肠/肛门、膀胱),因此,应对这些患者进行仔细的监测。

肿瘤复发治疗

应通过活组织检查明确是否复发,并制定肿瘤复发的治疗计划。

局部治疗

初始治疗后局部复发的患者可以进行根治性治疗,方案包括:1)放射治疗和/或化疗;2)手术。在某些情况下,复发治疗后的长期无病生存率约为40%。

对于经历过局部复发且既往未接受放射治疗或在先前放射治疗视野之外复发的患者,复发治疗包括肿瘤靶向EBRT联合或不联合化疗伴或不伴近距离放射治疗;如果条件允许,可考虑手术切除(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复发疗法)。通常,复发肿瘤的化疗方案使用顺铂作为单一药物或顺铂联合5-FU。然而,对于那些经同样方案的初始化疗后不久复发的患者,可选用替代的化疗药物如卡铂,紫杉醇和吉西他滨。

放射治疗术后中枢性盆腔复发患者应进行盆腔脏器切除术,伴或不伴书中放疗(IORT),但IORT为3类推荐。手术死亡率一般为5%或更低,生存率接近50%。实施这些根治性手术和重建手术还应注意制定适当的康复计划,尤其是术后心理社会学问题。尽管穿刺是孤立性中央盆腔复发的根治性患者的常见手术方法,但中央小病灶(<2cm)转移患者也可选择根治子宫切除术或近距离放射治疗。

对于患有非中心性复发性患者,选择包括EBRT伴或不伴化疗,手术切除伴或不伴IORT(IORT为3类推荐),化疗,最佳支持治疗,或参与临床试验(参见NCCN姑息治疗指南)。经过二线确定性治疗后出现复发的患者,建议手术或放疗,这类患者通常预后不良。他们可以接受化疗或最佳支持治疗,也可以参加临床治疗。

肿瘤转移性的治疗

不管是初次还是复发时出现远处转移,患者都很难治愈。对于具有可局部治疗的远处孤立转移的高风险患者,少数研究以及该报道了采用以下方案治疗的长期存活率:1)手术切除伴或不伴EBRT;2)局部消融治疗伴或不伴EBRT;3)化疗伴或不伴EBRT(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复发疗法)。同时,可以考虑全身辅助化疗。例如,淋巴结,肺,肝或骨转移的患者可能受益于局部侵入性治疗。在局部治疗后,可以考虑额外的辅助化疗。对于大多数其他远处转移的患者,可选择临床试验,化疗(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的化疗方案)或最佳支持治疗。

盆腔重点照射部位发生复发很难通过局部疼痛控制技术或手术切除治疗。这些部位通常对化疗无反应。充分缓解局部疼痛并预防瘘管的形成非常具有挑战性。然而,短期的放疗可缓解骨转移,主动脉旁淋巴结或锁骨上淋巴结转移的症状。

对于不适宜放疗或外科手术且出现盆腔外转移或复发的患者,通常推荐化疗。对化疗有反应的患者,其疼痛和其他症状可明显缓解。基于几项随机III期试验,如果之前治疗中使用过顺铂作为放射增敏剂,联合铂类治疗方案优于单一药物化疗。

一线联合化疗

一般认为,顺铂是治疗转移性宫颈癌最有效的药物。然而,大多数转移性宫颈癌患者同时接受顺铂/放疗,对单药铂类治疗的敏感性降低了。基于顺铂的联合化疗方案,如顺铂/紫杉醇/贝伐单抗(1类推荐),顺铂/紫杉醇(1类推荐)和顺铂/托泊替康(2A类推荐),已在临床研究中得到广泛研究。随机III期研究(GOG 169)在264名患者中比较顺铂/紫杉醇联合治疗和单独顺铂治疗转移性宫颈癌、复发性宫颈癌或持续性宫颈癌的效果。接受两药联合治疗的患者与接受单剂顺铂的患者相比,尽管生存中值未见明显改善,但接受两药联合治疗的患者有更高的反应率(36%vs19%)及PFS得到更好的改善(4.8个月vs 2.8个月:P>001)。对顺铂/紫杉醇有反应的患者在生活质量方面有显著改善。                        

 另一项随机II期研究(GOG 179)对294名患者进行了顺铂/拓扑替康联合治疗和单独顺铂治疗复发性或持续性宫颈癌的研究。拓扑替康联合方案在反应率(27%vs13%)、PFS(4.6月vs2.9月;P=0.14)生存中值(9.4月vs6.5月;P=0.17)方面优于单药顺铂。 FDA(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已批准顺铂/拓扑替康治疗晚期宫颈癌。然而,与顺铂/拓扑替康相比,顺铂/紫杉醇、卡铂/紫杉醇方案毒性更小,给药也更容易。                    

 对513例晚期转移癌和复发癌患者进行III期试验(GOG 204),比较顺铂/紫杉醇、顺铂/拓扑替康、顺铂/吉西他滨、顺铂/长春瑞滨4种双顺铂方案。试验在无效性分析的基础上提前结束,因为顺铂/拓扑替康,顺铂/吉西他滨(3类)和顺铂/长春瑞滨方案并未优于顺铂/紫杉醇的控制臂。总体生存率无明显差异,但总有效率、PFS和总生存率(12.9个月vs10个月)的变化趋势表明顺铂/紫杉醇优于其他方案。与其他方案相比,顺铂/紫杉醇与其他方案相比,血小板减少和贫血的副作用小,(但恶心、呕吐、感染和脱发等的副作用大)。       

最近一个随机化III期试验(GOG 240)研究了在转移性、持续性、复发性宫颈癌一线治疗的452例患者中,把贝伐单抗的添加到联合化疗方案(顺铂/紫杉醇/贝伐单抗或拓扑替康/紫杉醇/贝伐单抗)的效果。对两种化疗方案汇总数据的分析表明,接受贝伐单抗的患者总体生存率显著提高(17个月vs.13.3个月;P=0.004)。虽然拓扑替康/紫杉醇(2A类)没有显示出优于顺铂/紫杉醇,但对于不适合用顺铂的患者来说,它可以是替代品。虽然贝伐单抗具有较高的毒性(如高血压、血栓栓塞事件和气性肠瘘),但与统计学报告显示的患者生存质量显著下降无关(P=27)。FDA批准贝伐单抗作为紫杉醇和顺铂或托泊替康用联合治疗的一部分,用于治疗持续性,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专家小组一致推荐含有贝伐单抗的方案为1类推荐,用于治疗持续性,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

最近公布的一项III期随机试验数据(JCOG0505)表明,在253例转移或复发的宫颈癌中,卡铂紫杉醇不亚于顺铂/紫杉醇。许多医生使用卡铂/紫杉醇,因为易于给药和耐受性好。JCOG0505的结果显示卡铂/紫杉醇(TC)方案在总生存中值(TP18.3个月vsTC17.5个月)方面不低于顺铂/紫杉醇(TP),且TC患者非住院时间明显延长。而在未提前接受顺铂治疗的患者中,TC和TP的OS分别为13.0和23.2个月。基于这些数据,专家组建议卡铂/紫杉醇作为先前接受过顺铂治疗的患者的1类推荐。卡铂/紫杉醇是针对其他适应症的2A类推荐(即,对于未接受过铂类疗法的患者)。

最近对顺铂/紫杉醇和卡铂/紫杉醇方案数据的系统回顾还表明,低毒性的卡铂方案似乎是顺铂方案治疗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的同等有效的替代方案。根据GOG 240和JGOG0505的共同发现,专家组推荐卡铂/紫杉醇/贝伐单抗治疗复发性或转移性宫颈癌(2A类推荐)。基于以往的研究,顺铂/紫杉醇和卡铂/紫杉醇已成为转移性或复发性宫颈癌最常用的全身治疗方案。然而,对于紫杉醇不耐受的患者,推荐顺铂/拓扑替康和顺铂/吉西他滨。目前,非铂类方案也正在研究中,可考虑用于不能耐受铂类化疗的患者。

单药化疗

一般认为,顺铂是最活跃的药物,是治疗复发或转移性宫颈癌的一线单药化疗药物;据报告,顺铂的反应率约为20%至30%,有时可出现完全反应。顺铂的总生存期约为6至9个月。据报道患者均可耐受卡铂和紫杉醇,卡铂和紫杉醇也是有效一线化疗药物。因此,单药-顺铂,卡铂或紫杉醇可治疗不适宜手术或放射治疗的复发患者。

其他可延长无症状生存期的药物可以用作二线治疗(2B类推荐,除非另有说明),这些药物包括用于PD-L1阳性或MSIH/dMMR肿瘤的Pembrolizumab(2A类推荐),贝伐单抗,多西紫杉醇,5-FU,吉西他滨,异环磷酰胺,伊立替康,丝裂霉素,白蛋白结合紫杉醇(即,nab-紫杉醇),拓扑替康,培美曲塞和长春瑞滨。

药物反应

几乎所有药物在输注期间或输注后都可能引起不良反应。在宫颈癌治疗中,常引起不良反应的药物包括卡铂,顺铂,多西紫杉醇,脂质体多柔比星和紫杉醇。大多数药物反应是轻度输液反应(即皮肤反应,心血管反应,呼吸或喉咙紧张),但也可能发生严重的过敏反应(即危及生命的过敏反应)。此外,患者可能有严重的输液反应和轻度过敏反应。输注反应在紫杉醇中更常见。过敏反应(即真正的药物过敏)更常见于铂类药物(如顺铂)。

NCCN卵巢癌指南中讨论了药物反应的管理。切记,经历危及生命的药物反应的患者不应再次接受所涉及的药物,除非由过敏症专家或药物脱敏专家进行评估。如果先前发生过轻度过敏反应且需要重新开始使用该药物,无论症状是否已经消退,都应该采用脱敏方案。严格遵循已经公布了的各种脱敏方案。如果患者之前出现过药物反应,每次输液都必须进行脱敏治疗。几乎所有患者都可以脱敏。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安全性,患者应该在重症监护病房进行脱敏治疗。

其它药物

目前,在治疗宫颈癌方面,疫苗疗法还没有确定的作用,它们被用于各种临床试验。靶向治疗(使用小分子或单克隆)也被用于各种临床试验。

最佳支持治疗

难治性全身性癌症患者需要采取全面的协调方法,包括临终关怀、疼痛顾问、情绪和精神支援,并根据情况加以个性化(参见《NCCN姑息护理指南》)。

偶然发现的宫颈癌

筋膜外子宫切除术后偶然发现侵袭性宫颈癌。这些患者应该进行以下检查包括病史和体格检查,CBC(包括血小板)和肝肾功能检查。推荐胸部X线,CT或PET/CT联合检查;如有临床指征,则可进行MRI以排除全身残留肿瘤细胞。然而,对于IB1期或更小肿瘤,也可选择影像学检查(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筋膜外子宫切除术中意外发现侵袭性宫颈癌)。

对于无LVSI的IA1期宫颈癌患者,建议进行观察。对于IAI伴有LVSI或IA2期或严重的(病理结果)患者,专家推荐基于手术边缘是否阳性来确定合理的治疗方案。如果边缘为阳性且影像学显示淋巴结阴性,那么建议盆腔放疗,同时使用含顺铂的化疗伴或不伴个体化近距离放射治疗(在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初始治疗)。

如果IA2期或更大肿瘤的边缘或影像学检查结果为阴性,则选择包括:1)盆腔放疗,伴或不伴含顺铂的化疗和近距离放疗;2)完整的子宫切除术,上部阴道切除术以及盆腔淋巴结清扫术伴或不伴主动脉旁淋巴结活检。通常,建议对淋巴结阴性的患者进行观察。然而,如果患者具有高风险因素(即大的原发肿瘤,深部间质侵犯,LVSI),推荐盆腔放射治疗伴或不伴阴道近距离放射治疗(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初始治疗)。对于明确的肿瘤残留,影像学检查阳性,淋巴结阳性和/或宫旁转移,和/或手术切缘阳性的患者,推荐基于顺铂的化-放疗方案,出阴道边缘阳性患者,推荐个体化近距离放射治疗。

放射治疗

放射治疗通常用于治疗2类宫颈癌患者:1)作为局部晚期患者的确定性治疗或不适宜手术的患者;2)作为具有一种或多种病理危险因素(例如,阳性淋巴结,宫旁浸润,手术切缘阳性,肿瘤直径大,深度间质侵犯,LVSI)的患者的根治性子宫切除术后的辅助治疗。

该指南提供了常规放疗剂量的建议,详见放射治疗原则(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不应独立参考这些建议,放射治疗技术和临床判断共同决定以制定适当治疗方案。

对于IB2期,IIA2期或晚期肿瘤患者,建议在最佳分期中精确描绘原发肿瘤体积和相应的淋巴结,以及腹部放射学结果(CT,MRI或联合PET/CT扫描)。目前,影像学结果必须结合临床评估,以明确肿瘤范围,特别是关于阴道或宫旁侵犯。

放射治疗计划

计算机技术在影像学中的应用,计算机治疗计划系统和线性加速器技术使盆腔放射剂量更加精确。然而,要想准确地传送放射剂量需要清楚地了解肿瘤范围,潜在的转移途径以及局部复发情况,以免遗漏放射野。

基于具有共形阻滞和剂量测定功能的CT的治疗计划被认为是外部束放疗的标准。近距离放射治疗是宫颈癌患者确定性治疗的关键部分,这些患者通常不适合手术(即子宫颈完整的患者);近距离放射治疗也可以用作辅助治疗。近距离放射治疗通常与综合治疗计划中的外束放射相结合。紧接近距离放射治疗之前的MRI成像可能有助于描绘残余肿瘤的几何形状。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BRT)允许输送高剂量的聚焦外部束辐射,并可应用于孤立的转移部位。

常规图像引导,如锥束CT(CBCT),可能有助于定义内部软组织位置。与GTV、CTV、PTV、OARS和DVH有关的概念已被确定用于适形放射治疗,特别是IMRT。                    

点A,代表宫颈旁参考点,是迄今为止使用最广泛、最有效和可重复的剂量参数。然而,A剂量系统的模仿包括这样一个事实,即它不考虑肿瘤的三维形状、肿瘤与正常组织结构的相关性。人们正在努力地使应用MR、CT或超声且以图像为基础的容积近距离放疗方法标准化。国际验证工作正在进行(EMBRACE,NCT00920920)

对于患有局部晚期癌症的患者,通常需要对整个骨盆进行40至45Gy的初始放射治疗以获得肿瘤收缩以允许最佳的腔内放置。对于低剂量率腔内系统,目前推荐用于小肿瘤的近距离放射治疗和外照射至A点至少80Gy的总剂量,剂量为85Gy或更高。

建议肿瘤侵犯三分之一阴道,必须治疗腹股沟淋巴结。必须仔细计划,扩展视野辐射来治疗隐匿性或宏观性主动脉旁淋巴结转移,以确保在不超过肠道,脊髓或肾脏耐受的情况下获得足够剂量(显微镜下疾病45Gy)。辐射的一般建议在指南中讨论了体积和剂量(参见NCCN宫颈癌指南中的宫颈癌放射治疗原则)。

强度调制放疗(IMRT)应用越来越广泛;然而,关于目标定义,患者和目标固定,组织变形,毒性和再现性的问题仍有待验证。来自RTOG418的初始II期血液学毒性数据表明限制用IMRT治疗的骨髓体积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对于同时接受化疗的宫颈癌患者。正在进行的TIME-C试验(RTOG1203,NCT01672892)正在比较接受辅助IMRT或标准(3D)RT的子宫切除术后患者,以确定IMRT是否可降低急性胃肠道毒性。一些回顾性分析表明延长的RT治疗持续时间对结果有不利影响。整体治疗时间延长至6至8周可导致盆腔控制减少约0.5%至1%,并导致每增加一天的特定存活率整体治疗时间。因此,虽然没有进行过前瞻性随机试验,但普遍认为整个转诊疗程(包括外束放射治疗和近距离放射治疗部分)应及时完成(8周内);无论何时,都应避免在放射治疗中出现延误或分裂可能。

正常组织注意事项

在宫颈癌中规划RT必须考虑到对周围关键结构的潜在影响,例如直肠,膀胱,乙状结肠,小肠。在大多数接受放射治疗的患者中,急性效应(即腹泻,膀胱刺激,疲劳)在某种程度上发生,并且通常通过同时化疗放大。然而,通常可以通过药物和支持性护理来控制急性效应,并且它们通常在完成辐射后立即解决。为了避免与治疗相关的更年期,在选择的年轻患者(<45岁患有早期疾病)的骨盆转移之前可以考虑卵巢移位。宫颈癌治疗后,晚期副作用可能包括对膀胱,直肠,肠和骨盆骨骼结构的潜在损伤。主要并发症(如阻塞,纤维化/坏死和瘘管)的风险与体积,总量有关剂量,每剂的剂量,和照射的正常组织的特异性内在放射敏感性。小心阻断以最小化正常组织暴露,同时保持肿瘤覆盖率对于最佳结果至关重要。此外,患者相关病症(即炎性肠病,胶原-血管疾病,多次腹部/盆腔手术,盆腔炎性疾病史,糖尿病)影响辐射剂量和体积的确定。

对于大多数患者,通常认为整个骨盆可以耐受40至50Gy的外部束辐射剂量。参数或未切除节点中的严重疾病可用紧密轮廓的外部束增强治疗至60至65Gy。腔内近距离放射治疗增强需要注意施用器在子宫内和子宫颈和阴道顶端的适当放置,以及适当的包装以最大程度地置换膀胱和直肠。SBRT不被认为是适当的常规替代品。

宫颈癌和妊娠 

宫颈癌是孕妇中最常被诊断出的妇科恶性肿瘤;然而,大多数女性患有I期疾病。妊娠期间的宫颈癌创造了一个临床困境并需要多学科护理。女性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要么延迟治疗,要么记录胎儿成熟,要么根据她们的阶段立即接受治疗疾病延迟治疗直到胎儿成熟的妇女应该通过剖宫产分娩他们的孩子。在少数早期宫颈癌患者中成功进行了保留妊娠的根治性支气管切除术。

患有早期疾病的患者可能更喜欢患有激进症,子宫切除术和节点解剖代替RT,以避免放射性纤维化和保留卵巢。I期疾病延迟治疗直至胎儿成熟的患者可以进行剖宫产,同时进行根治性子宫切除术和盆腔淋巴结清扫术。对于选择RT的患者,可能需要修改传统的RT(伴或不伴)化疗方案(如前所述)。

总结

由于筛查的广泛使用,美国的宫颈癌正在减少;然而,发展中国家的人数正在增加(每年约275,000人死亡),因为许多妇女无法接受筛查。宫颈癌的有效治疗(包括手术和同步放化疗)可以使80%的早期疾病(I-II期)女性和60%的III期女性患者得到治愈。希望免疫接种HPV(使用疫苗)可以预防持续感染疫苗所针对的HPV类型,从而预防特定的HPV癌症。

 

翻译:沈丽琼(北京大学医学部)

审校:周圣涛 (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


审校专家

微信图片_20181211165128.jpg

周圣涛,男,博士,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党委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2018),第八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获得者(2013),唐立新优秀学者奖获得者(2017),第十二批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后备人选,四川大学“双百人才工程” 首批入选者。现担任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妇科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优生科学协会生殖道疾病诊治分会青年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标志物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长期从事妇产科一线临床、教学、科研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妇科恶性肿瘤发生发展分子机制。近年来在Genome Biology, PNAS, Cancer Research,Oncogene(2018, 2017), Mass Spectrometry Reviews(2017, 2013), Molecular Cancer, Molecular & Cellular Proteomics, Human Reproduction等国际主流期刊发表SCI学术论文共计30余篇,担任Molecular Cancer杂志副主编, BioMed Central旗舰刊物Genome Biology,Mass Spectrometry Reviews,Oncogene,Cancer Letters,PLoS One等SCI杂志编委。作为项目负责人负责国家科技部“干细胞及转化研究”重点专项子课题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优秀青年基金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一项,四川省科技厅项目一项。参编《New Advances on Disease Biomarkers and Molecular Targets in Biomedicine》一书。

推荐.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