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每周一课】NO.93 段涛教授:胎儿宫内治疗实践中的问题与思考

2017-09-07 15:56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编辑审校:常松彬 浏览量: 976

微信图片_20170907151628.png

本期主题:胎儿宫内治疗实践中的问题与思考

本期主讲:段涛教授

段涛,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产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1992年博士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1990年赴西德亚琛大学医学院博士联合培养。现任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上海市产前诊断中心主任;世界围产医学协会理事;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主任委员;上海妇产科学会候任主任委员;中国产前诊断杂志主编;Prenatal Diagnosis杂志编委;Journal of Maternal-Fetal and Neonatal Medicine杂志编委;Chinses Medical Journal杂志编委;中华医学杂志编委;中华妇产科杂志编委;中华围产医学杂志编委;现代妇产科杂志常务编委;实用妇产科杂志编委。


【本期课程摘要】

胎儿医学起源于“胎儿也是人”这一概念的出现,是一门新兴的学科,随着该学科的不断发展,胎儿宫内治疗已经成为了一种及时治疗胎儿严重疾病或残疾畸形的新选择。但我们在这一领域仍然面对着许多问题,例如:如何划分和界定胎儿宫内治疗和出生后治疗的指征?宫内治疗是否会对产妇妊娠产生不良影响?等等。

为了帮助大家对胎儿医学有更深的认识,今天的每周一课栏目,我们特别请到了“妇产科网红”——来自上海市第一妇幼保健院的段涛教授,为大家讲述有关于胎儿宫内治疗实践中的问题与思考。

精准诊断是宫内干预的前提

在以往,产前诊断畸形后,孕妇只有终止妊娠或等待胎儿出生后再进行治疗。宫内干预的出现让人们有了新的选择。通过既往病史、生化筛查和宫内表型等指征进行精准诊断后,可以提前对胎儿进行宫内干预,以期纠正胎儿疾病、阻止胎儿进一步恶化以及为产后治疗创造进一步的条件,改善远期预后。段教授着重强调了精准的产前诊断是胎儿宫内治疗的前提,只有准确判断出胎儿疾病的情况,才能对其进行正确的宫内干预。

真正需要进行宫内干预的疾病并不多

随着胎儿医学的迅速发展,判断疾病是否真的需要进行宫内干预,成为了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段教授提出,若想要进行宫内干预,需要符合以下三个条件:熟悉胎儿疾病的自然病程;有精确的分期或严重程度的分级;目前确无有效的产后治疗方法。对于像心脏病等小儿外科非常成熟的病症,并不需要急于进行宫内干预,因为这样反而会对产妇和胎儿造成更大的伤害。

胎儿宫内治疗技术

1.有随机对照研究支持的胎儿宫内治疗,例如:26周前Ⅱ期以上的TTTS,数据统计表明,2011-2015年间的61例TTTS接受SFLP术后,一胎存活率达到86.6%,二胎存活率达到55.7%。存活后的胎儿中,脑瘫、智能迟缓和发育迟缓等疾病发生率均显著降低。另外,脑脊膜膨出症在进行治疗后,也得到了较好的预后。

2.仍处于临床研究,积累一定临床经验,缺乏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的治疗,例如先天性膈疝,产前评估严重肺发育不良的胎儿,可以通过胎儿镜进行产前干预,促使肺膨胀,疝内容物脏器回纳,纠正胎儿肺部发育不良,同时也为出生后的进一步治疗创造了更多条件。据统计,干预后新生儿的存活率从低于25%,上升到了50%,新生儿并发症显著降低。

3.探索性、创新性的治疗,例如严重的胸水伴有胎儿水肿,严重的肺发育不良;巨大的肺部先天性肺囊病及隔离肺合并水肿的宫内干预;采用膀胱羊膜腔引流术治疗先天性下泌尿道梗阻等,这些治疗经临床研究有一定效果,但还尚待进一步探讨。

宫内干预必须获得母亲的明确知情同意

段教授着重强调,在决定进行宫内干预之前,一定要尊重孕妇本人的决定,必须获得来自母亲的明确知情同意,最大程度的保护母亲的利益。另外,在开展新技术前,我们必须获得医学会的认证,切实做到“规范先行,制度先行”,遵守医院行政谈话制度。对病人详尽告知一切风险,在实施治疗时,需要多学科的合作,另外还需要心理的支持和社会的支持。

1493972598702457.jpg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