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head-banner

产房的“千里眼”:产时超声

2021-01-13 11:48 来源: 中国妇产科网 作者: 中国妇产科网 浏览量: 20704

作者:陈高文

单位: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妇产医学中心

篇首语:

守产程不作或少作阴道内诊?这并非是一句空话!产时超声(Intrapartum ultrasound)技术的介入,可以获得传统守产程中依靠阴道指检才能明确的诸如胎方位、宫口扩张程度和先露下降程度等重要产程监测指标,甚至能够获得不均倾势胎方位的信息。得益于珠江医院妇产医学中心对青年医生的超声培训制度,笔者所在的团队于2017年开展由妇产科医生和助产士领衔的产程超声(产时超声+第三产程超声)临床研究,经过四年的临床实践,获得了一些技术层面的心得机会。籍此新年之际,我们将其中的技术难点(产时超声测量宫口扩张程度)以视频的形式整理出来,和全国的同道们交流学习。

【精彩视频】

超声作为产科的“千里眼”贯穿了产检的全过程,但是对于妊娠的最后一公里--产房分娩环节,超声的角色却是相对缺失的。造成这种局面既有超声(医生)资源紧缺的客观情况,同时也存在产科医生疏离超声的主观因素。

产科医生掌握一定程度的超声实操技术有助于应对产科的危急重症,也曾经是老一辈产科人推崇的行业标准。后来随着医疗环境变迁,超声专业开始独立于临床医学专业之外并设立较高的准入门槛,产科医生因此逐渐脱离了超声实操技术。

目前大部分的产科医疗诉讼集中在产时的监测和处理不当,包括产程监护不足、胎儿窘迫病因判断错误、头位难产的识别与处理不当、阴道助产并发症、转剖宫产时机延误、胎物残留引起感染、宫内操作导致子宫穿孔盆腔脏器损伤等,甚至存在产程中基于了解宫颈扩张和先露下降程度的阴道检查引起孕产妇分娩体验不良而产生医疗投诉的案例,上述情况对产科医生和助产士造成了一定的压力。要有效应对产时各种复杂的局面,除了培训并增加人力之外,亟需重视和推广超声在产时阶段的应用!

产时超声在判断胎方位、先露下降程度及预测产程停滞方面较阴道触诊客观且更准确,并具有重复性,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预测阴道分娩的结局。珠江医院产时超声团队在产时超声的临床实践中获益良多,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一、产程胎方位识别,尤其是在第一产程识别枕后/横位,为预防头位难产创造了干预前移的良好条件;二、动态测量枕骨-颈椎角度(图1),间接评估头盆关系、筛查出产程中因头盆不称和面先露需剖宫产终止妊娠的病例;三、动态联合测量产程进展角(Angle of progression, AOP)和胎头与会阴距离(Head-perineum distance, HPD),以评估先露头下降的程度(图2和图3);四、动态测量宫颈扩张程度(图4):较阴道触诊更加准确并显著减少阴道检查的次数;五、针对活跃期胎心变异减速或者延长减速进行羊水及脐带因素排查;六、动态监测疤痕子宫经阴道试产病例在产程中子宫下段疤痕厚度和连续性(图5),保障安全分娩;七、对存在骨缝重叠和产瘤形成的阴道助产病例的进行术前胎方位识别,避免不必要的阴道内耳廓触诊;八、对产后胎盘或胎膜残留的病例,进行超声介导的清宫术,减少胎物残留发生率。总得来说,产科医生掌握产时超声技术对于及时发现胎方位异常、判断产程节点、了解先露下降程度和排查胎儿宫内窘迫病因等方面有积极的意义,有利于指导产程处理和提高分娩安全。期待有更多的产科医生投身于产时超声技术,实现产科专业与超声专业的横向交流融合,为广大产妇提供更安全更舒适的分娩体验。

图片1.png


图1.侧量枕骨-颈椎角度。

图片2.png图2和图3动态联合测量产程进展角和胎头与会阴距离。

图片3.png图4. 宫颈扩张不同程度的测量。

图片4.png图5. 监测疤痕子宫经阴道试产病例在产程中子宫下段疤痕厚度。